更多>>

热点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2017抗洪抢险专题>> 防汛动态 >> 正文内容

聚焦我县干群合力抗洪感人瞬间

来源:今日华容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1日 点击数: 【字体: 内容纠错打印

会当击水保安澜——华容县2017抗洪抢险纪实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典波 通讯员 刘立武 严非平 吴巍伟

暴雨黄色预警、暴雨橙色预警、暴雨红色预警……

华容河告急!藕池河告急!!洞庭湖告急!!!

6月22日至23日,6月29日至7月1日,两轮强降雨叠加而至,华容县累计平均降雨224.7毫米,最大团洲乡达553毫米。洞庭湖堤水位,6月29日至7月2日3天上涨了2.8米,特别是7月1日至7月2日涨幅高达1.03米,超过华容县有水情记载以来的极值!

面对突如其来的特大洪灾,华容县委、县政府快速反应、果断决策,把防汛救灾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和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坚决打赢防汛救灾攻坚战。

科学决策,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高于一切

华容县北枕长江,南濒洞庭,藕池河、华容河穿境而过,境内沟渠、湖泊星罗棋布。全县防汛大堤总长456公里,其中一线防洪大堤325公里,占全省的十分之一,全市的三分之一。独特的地理环境决定了该县最大的县情是水情,最大的忧患是水患。

严重的洪涝灾害,在3月份就显示出征兆和苗头。长江委、省市水文气象部门预测,今年华容县汛期总降雨量在1000毫米左右,比历年同期偏多2至3成,7至8月极有可能出现集中降雨,外有高洪压境,内有渍涝的水情、雨情。

严峻的水情、雨情,敲响了华容防汛的警钟,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密切关注。县委、县政府明确提出:要做好防大汛、抗大洪、救大灾的各项准备。

4月18日,华容县委、县政府发出防汛备讯动员令,明确要求,要实现“不溃一堤一垸、不垮一库一坝、不死一人”的目标。

决策围绕实现目标而定。5月17日,全县召开防汛工作动员会,吹响防汛抢险集结号。

6月1日,华容县组织开展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第三次集中学习,邀请省洞庭湖工程管理局工程处处长周永强、县防办主任张志红,就防汛应急抢险技术与实务、防汛抢险基本要领进行专题培训,首次让防汛抢险知识走进县委学习中心组。

6月3日,召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就当前防汛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对备汛工作再部署、再安排。

随着雨情汛情发展,华容县防汛抗旱指挥部适时启动并逐步提升防汛应急响应。6月22日20时,启动防汛Ⅳ级响应;6月23日18时,启动防汛Ⅲ级响应;7月1日15时,启动Ⅱ级应急响应。

华容大地,全面拉响警报!

6月22日至23日,暴雨来袭,8时至下午17时,全县平均降雨量99.8毫米,最大的团洲乡190毫米,超过100毫米的有注滋口镇等8个站点。

华容的汛情,引起了何报翔、胡忠雄、刘和生、向伟雄、李为、罗陆平等省市领导的高度关注。

7月1日和7月6日,副省长何报翔两次来到华容督导,指出要紧绷防汛思想之弦,上足“三队”人员,特别是要对穿堤建筑物重点加强防守,确保万无一失。

7月5日,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来华容督查指导防汛抗灾工作时指出,要充分发动人民,动员群众一起保卫家园,打一场群众广泛参与的防汛抗洪人民战争。

6月30日晚至7月10日,岳阳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党组书记向伟雄驻守华容,日夜督查、精准指导。

暴雨当前,指挥若定,缘自未雨绸缪。

7月3日,华容河章华镇李家湖堤段,宽阔的水面上波光粼粼,一条长约100米的自卸驳静静地停泊河中央,自卸驳上砂石堆成山峦,船上“防洪责任重于泰山,人民群众利益高于一切”的红色横幅格外醒目。在华容洞庭湖、藕池河、华容河水域,像这样的自卸驳和平板驳,共配备了26艘。而在大堤上,420台10吨以上满载砂石的卡车随处可见。县防汛办主任张志红介绍,该县物料储备实现每10公里一艘装满砂石的自卸驳或平板驳,每个营防备足了6卡车砂石料。

汛前,华容县共投入资金1.38亿元,对排查出来的257处险工隐患进行整治。对所有一线防洪大堤进行常年灌浆,增强防洪保安能力。6月中旬,全县共储备防汛砂卵石17.5万立米,超过省、市储备标准近2万立米;调运防汛编织袋6万条,彩条布2万平米;钢筋笼、大型砼块、大型钢板等特种防汛物资器材均按计划储备到位,为防大汛、抗大灾、打恶仗提供了坚强的物资和后勤保障。

在高洪水位防守实战中,基础工作不断得到提标。基础工作越规范,发生险情的机率就越少。该县发出指令,规定要掌握标准、克服困难,把巡逻路修建成为大堤脚一条永久性的通行路;针对穿堤建筑物防守,专门出台包括汛前检查、汛前处险、闸门封筑、闸门关闭、观测记录、漏水观测等为主要内容的“十个标准”;出台开挖导渗沟标准……

汛情预测、发动群众,华容则利用“村村响”广播、宣传车、电子显示屏滚动通报和播报;还聘请经历过98高洪的老干部、老党员进村入户讲述抗洪救灾的艰难,用鲜活的事例、防洪法律法规为干部群众“洗脑”。

严密防守,构筑冲不垮的“堤防”

汛情,印证了水文、气象部门科学预判。然而,历史罕见的洪水,带来了超乎想象、异常严峻的挑战。

华容面临外洪内涝的“大考”。

“必须压实工作责任,确保安全度汛、确保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县委书记刘铁健、县长陶伟军一再强调。

6月29日起,县防指每天8:00和19:30定期召开防汛调度和防汛会商会,研判雨情、水情、险情、灾情,加强预测预警。

6月30日,38名联点县级领导、14个防汛工作组长迅速赶赴一线,现场督导、靠前指挥。

7月1日10时起,该县统一按超警戒水位设防的要求,部署安排防汛抗灾工作。2430名“三队”人员进入超警水位的洞庭湖堤、华容河(河东)堤、藕池河(下游)堤的防守。

1239名县直部门单位负责500米堤段带班巡堤查险的干部按照县防指的命令,陆续到岗到位。随即,县人武部民兵应急舟桥连为主的100名县防汛抢险大队队员集结到位,14个乡镇机动抢险队组织到位。

特大洪涝灾害面前,曾经担任过华容县正处级干部的老领导主动请缨,加入抗洪行列。杨志云、蔡振学、吴葆春、王家平、胡秋香、张祖荣、呙飞、杨天毅等9名有着丰富防汛经验的老领导分别赶赴洞庭湖、藕池河、华容河抗洪一线现场指导。

……

堤外洪水滔天,堤内稻浪滚滚。横亘在两者之间的洞庭湖大堤,尽管洪水已达到35.26米,超过保证水位0.26米,但大堤依然岿然不动。这是7月5日,记者站在注滋口镇洞庭湖大堤的“第一感觉”。

“除搞好规定动作外,汛前,指挥所对所有剅闸的坡道都修建了水泥台阶,每个连队的防守棚地基都进行了硬化,方便巡逻人员巡查和驻守。”谈到防汛抢险中的精细化和人性化管理,注滋口镇八千村总支书记罗炳坤感触颇深。而这只是注滋口镇防汛抗旱指挥所按照每个连“十个一”标配的一个美丽音符。值得一提的是,注滋口镇在今年防汛抢险中,改往年货币化防汛为义务防汛,明确全镇人民无偿参与防汛抗灾,共守家园。此举受到市委书记胡忠雄的高度肯定。随后,华容县人民政府依法组织群众主动参与防汛抗洪工作的通告正式出台。这个标志性的文件出台,意味着华容今后防汛工作有望告别货币化,抗洪抢险成为每个村(居)民应尽的义务。

6月29日至7月10日抗击高洪的12天里,洞庭湖堤华容段超保证水位34.47公里,72小时,最多时超警堤防161.25公里,全县没有因巡逻查险、小险处置不当而酿成一起重大险情。

大灾之后防大疫。抗洪抢险期间,卫计部门共派出5支县级医疗队,14个乡镇卫生院医疗队,在防汛一线大堤和村庄开展医疗救护、卫生知识宣传,防暑降温药品发放和消毒工作。截止7月9日,19个县乡医疗队已救治病人100余人次,发放各类药品共计8万多元,筑牢防疫的“大堤”。

县委、县政府共派出6个工作组,深入灾区一线勘灾报灾,制订生产自救方案,及时做好了灾区群众的思想稳定工作。

7月10日,注滋口镇汀头村受灾户夏顺光请来耕整机,翻耕50多亩受淹田。他说,渍水已经退去,播下的种子很快就会发芽,田里又会重现生机。

一手抓防汛,一手抓救灾补损。目前,该县涉农部门派驻的40名农业技术干部正走村串户,深入田间地头,指导农民救灾补损。

众擎易举,见证共产党员的忠诚

汛情就是命令,灾情考验担当。

面对特大汛情,县委组织部下发通知,要求共产党员始终战斗在最前线,设立党员责任岗,组建党员突击队、党员志愿服务队、党员巡逻队。大堤一线、排渍现场,党徽闪耀,党旗高扬……

7月1日,三封寺镇防汛指挥所30名机动队员到岗就位。如何尽快把这些来自不同村的队员凝聚起来,成为摆在镇党委委员、机动队长任红跃面前的难题。

“是党员的请举手!”任红跃喊了一嗓子,当时,张四全、韩建红等6名党员一齐举起了右手。镇党委批复机动队成立临时党支部,要求党员佩戴党徽亮身份。7月2日下午1时,华容河水暴涨。临时党支部组织机动队员突击装上1200袋砂卵石,并运送到相关险工险段,直到晚上10时才完成任务。

“防汛是天大的事,没有条件可讲。”一句质朴的话,亮出了党员的底色。

“我是支书,我先上!”6月30日,注滋口镇围垦村陡降暴雨300毫米,全村4000余亩耕地被大水浸泡。56岁的副总支书陈学兵带着村民通宵开展堵口、排渍。次日7时,万家湖闸闸门漏水。在抬起200余斤的闸门时,陈学兵不慎摔倒,左眼角摔出了一道5公分口子,当时鲜血直流。他忍痛将闸门装好后,才去医院缝了14针。当医生要求陈学兵住院治疗时,他一口拒绝就跑回家继续救灾。

北京某部队回乡探亲的解放军战土汤蹈是预备党员,7月2日下午2:30分一到家,就主动支援东湖渍堤防洪抢险。

7月19日,是治河渡镇组织干事张益的妻子预产期,1989年出生的他,毅然选择留在防洪抢险一线。他说,“党员就应该留在最需要的地方!”

插旗镇党员蹇宗荣父亲生命垂危,他只能托付给弟弟照顾。7月3日父亲病逝,他匆忙回家料理后事,第二天就归队投入防汛工作中。

会当击水,惊涛拍岸,洪峰中树起巍峨的丰碑。

 

 

洞庭大堤战恶浪

  7月9日下午,一次暴雨伴有6级大风的强对流天气突袭洞庭湖,华容县注滋口镇新发段洞庭湖一线防洪大堤堤脚出现浪损现象。如不进行紧急处置,将会对大堤堤防安全带来严重危害。110余名应急抢险队员临危受命,紧急抢运砂卵石167立方米,对120余米大堤进行填压阻浪。经过2个多小时的战斗,将浪损险情控制在萌芽状态,确保了大堤安全。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典波 通讯员 吴巍伟 摄影报道

  老少队员齐上阵。

  一名突击队员被风浪卷入湖中,好在有惊无险。

  抢险队员对填压砂卵石袋进行踩实作业。

  经过2小时27分钟突击抢险,填压砂卵石167立方米,128米大堤堤脚安全无虞。

华容分类指导打好防汛决胜战

新湖南客户端7月9日讯(记者 徐典波 通讯员 刘立武 严非平)7月9日上午,华容县注滋口镇19275米洞庭湖大堤,300多名常备队员在县、镇、村三级干部的带领下,紧锣密鼓开展新一轮清基扫障、开挖导渗沟、砂石导滤,进一步巩固基础工作,积极备战即将来袭的新一轮强降雨和三峡水库下泄流量加大可能带来的高洪。

华容县洞庭湖堤34.47公里,华容河东新太垸及新华垸堤防52.4公里,共计86.87公里已处于超警戒水位9天。在当前三峡水库泄流量已达25000立方米每秒,新一轮强降雨将从今晚开始的情况下,华容区域长江、藕池河水位复涨已成定局,其中华容河最高水位可能上涨至34.55米左右,超警戒水位1.05米。

7月9日8时召开的防汛调度会议要求,按照“水退思想不能退,水退人不退”做好打持久战、决胜战和歼灭战的准备。该县分类指导搞好当前防汛工作,对华容县洞庭湖堤、华容河堤超警戒水位的河防,继续维持防汛二级响应;藕池河下游罗家嘴至出口段、华容河东人民垸、河西护城垸共74.38公里一线防洪大堤按防守准备水位设防;所有临水剅闸都要严密防守;加快湖泊、沟渠底水抢排和山塘水库空库待蓄工作,增加控蓄能力;合理调度抢排幸福渠、护城港渍水,做好城区低洼地排涝准备,防止城区内涝;密切关注水情、雨情,根据变化及时发出指令,坚决打好防汛抢险决胜战。

9日中午,记者在华容河三封寺镇堤段看到,巡逻查险及守剅守闸等常备人员严格按照排班要求,实行24小时倒班;县直部门单位防守500米堤段干部坚守岗位,带头巡逻;30名机动抢险队员集中食宿,随时待命,全力以赴决战高洪。

 
华容河防“夜未央”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典波 通讯员 刘立武 吴巍伟

南水未退,北水来袭,岳阳抗洪迎来了决战期!7月7日晚,岳阳防汛工作点对点视频会商会上,市防指强调全市当前防汛重点向华容县、君山区转移,并发出了作战令:华容、君山能否取得防汛的胜利,是今年全市防汛工作赢得全面胜利的关键!

抗洪的战斗,早就在华容这片水网密布的湖区沃土打响!

入汛以来,副省长何报翔,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先后深入防汛一线督战。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向伟雄、副市长李为等领导驻县指导、督导。目前,华容县长江、藕池河沿线各防汛责任乡镇近1万名干群,正按照县防指“四个到位”工作要求,积极开展清基扫障、防汛通道疏通、巡逻路整修、搭棚架灯等基础工作巩固攻坚,积极备战即将来袭的新一轮强降雨和长江水位全面超警。为落实防汛责任追究,该县实行书记、县长每天督, 以及县纪委、县委组织部、“两办”督查室联合组成执纪督查组常规督等4级督查制度,全天候进行督导。

当晚的华容会场,县委书记刘铁健,县委副书记、县长陶伟军先后向市防指汇报了当前防汛抗灾工作,旋即组织召开会商会,向全县发出动员令:各级防汛责任单位全力做好长江、藕池河水位超警应战准备,重点抓好高水位下华容河防守工作,做好打硬仗、打持久战的准备。

21时,华容县防指灯火通明,各部门工作紧张有序。县防指的电子屏幕上,滚动预告着汛情的“狰狞面目”:8日8时,上游连续两天强降雨,三峡泄洪流量达到每秒2.35万立方;9日,华容将迎来新一轮强降雨,预计降水100毫米左右,局部将达150毫米;12日,长江、藕池河将全面超警。县防办主任张志宏称,这意味着华容河将连续12天维持警戒水位以上,华容正迎接新一轮高洪的挑战。

各地布防是否到位?22时许,刚刚结束防汛会商会,华容县委书记刘铁健又开始对重点堤段防守情况进行不打招呼突击督查。7月1日进入防汛实战以来,刘铁健对全县河湖堤防时刻牵挂,每晚都会深入一线防汛大堤,随机督导巡逻查险情况,了解防汛备汛措施。

 夜晚的大堤,暑气未消。记者途径拱卫华容县城的章华镇9800米华容河防汛大堤,来到治河渡所属华容河南支防汛大堤,到处竹梆声声、人影绰绰,闪亮的照明灯将大堤映射成一条银色长龙,场面蔚为壮观。

“这段大堤有几人值守?怎么轮班的?”治河渡黄蓬村堤段,县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巡逻队员杨暤领着3位群众在巡逻查险,刘铁健连连发问,详细了解值班情况。刘铁健叮嘱,要贯彻落实“1名领导+1名技术人员+8名巡查人员”巡查模式,发挥县直部门干部这个“1”的关键带头作用,对县直部门所防守堤段巡逻不力的要进行问责。

临近午夜,月亮湖连堤段,县地税局防守500米堤段干部宋贤君站在一条导浸沟旁驻足不前,他对导浸沟未出渗水表示困惑,见到刘铁健,立马向前请教。刘铁健蹲下来仔细察看,发现沟内壁长有青苔。“这条导浸沟可能是去年开挖,加上大堤可能进行过灌浆处理,因此没有明显渗水,暂时不会有问题,也不能掉以轻心。”刘铁健帮宋贤君分析后,表示肯定:“巡堤查险,就是要能发现问题,会思考问题,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

一路穿田垄、跨水沟,刘铁健走走停停,细查严督,不放过发现的问题。督查中,刘铁健发现有小段巡逻路整修不平整、照明灯位置偏上等问题,现场一一打电话,责令相关负责人迅速整改到位。时间转眼已是8日凌晨1时,大堤上的刘铁健还没有停下脚步。

 

 

华容老干部主动请缨上防汛“前线” 平均年龄65岁

人民网岳阳7月7日电“导浸沟要深入堤基,否则怎么会导得出水?”“要随时注意观察堤脚水洼、沟渠等沙眼、散浸易发部位水面动向,不留防守死角。”7月7日上午,9名已经离职、享受正处级以上待遇的华容县老同志、老专家分赴该县团洲、注滋口、插旗等8个防汛重点乡镇,现场指导防汛工作。
  7月6日,杨志云、蔡振学、吴葆春、王家平、胡秋香、张祖荣、呙飞、杨天毅等9名有着丰富防汛经验,曾经担任过华容县四大家主职的老领导主动请缨,参加指导该县防汛抗灾工作。华容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表示诚挚欢迎。县委书记刘铁健专门召开县防指成员单位负责人会议,集中会商,分析当前雨情、水情,并就老同志如何更好地指导当前防汛工作作了安排部署。
  “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得知家乡防汛形势严峻,正在长沙带孙子的华容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家平十分关切,6日接到“老伙计”们电话通知,随便带了几件换洗衣物,当天就赶回了华容县防指报到。原华容县委副书记吴葆春,患有严重糖尿病,从1日起,就已经参加到防汛指导工作中。他告诉记者,这些平均年龄已经65岁的老同志,都参加过96、98年抗洪救灾,有丰富的湖区防汛实战经验,对防汛一线准确落实各项防汛措施,能发挥有力作用。
  老领导们纷纷表示,一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好的经验方法运用到这次防汛抗洪工作中去,为家乡安全度汛再贡献一份力量。(杨国强 徐典波)

 

华容巡堤查险奖惩分明 1人获奖11人被问责

新湖南客户端7月7日讯(记者 徐典波 通讯员 刘立武 严非平)今天,记者从华容县防指获悉,该县按防汛工作有关奖惩办法,对自发查险、发现险情的团洲乡团西村村民黄发娥奖励现金1000元;对在防汛抢险过程中擅离职守、巡查防守不力的11名责任人予以问责。

7月4日下午,团洲乡团西村村民黄发娥在距大堤100米的自家屋后导流沟边,发现一处沙眼险情,并及时上报。乡防汛工程组随即组织劳力20余名,调用拖拉机3台,抢运砂卵石7车进行紧急处置,险情迅速得到控制。7月6日,团洲乡按照《华容县防汛期间巡逻查险奖励办法》规定,沿堤群众自发参与查险,发现险情奖励500元。该乡防指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追加500元奖励,共给予黄发娥巡堤查险奖励1000元。

与此同时,该县出台了《华容县防汛工作责任追究办法》,以严格的防汛纪律倒逼责任制的落实。该县实行4级督查制度,即书记、县长每天督;县纪委、县委组织部、“两办”督查室联合组成的4个执纪督查组常规督;8个县直单位一把手担任督导组长驻超警戒水位乡镇驻点督;乡镇防汛抗旱指挥所纪检组24小时巡回督。

连日来,该县4级督查组将分赴各乡镇开展明查暗访,对擅离职守、工作不力、作风不实、失职渎职单位和个人,严肃问责,并公开曝光。县防指目前已出4期防汛督查与问责通报,通报指出了北景港镇、章华镇、团洲乡等部分堤垸在防守上存在的问题,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通报。6人被予以党内警告处分,4人行政警告处分,1人提醒谈话。

 

长江藕池即将超警 华容严密布防应战

 
 
 
  新湖南客户端7月6日讯(记者 徐典波 通讯员 刘立武 吴巍伟)7月6日,华容县东山镇32.7公里长江干堤,400余名男女劳力在镇、村两级干部带领下,正在开展第二轮清基扫障、防汛通道疏通、巡逻路修整,进一步巩固基础工作,熟悉堤情地貌,积极备战即将来袭的新一轮强降雨和长江水位全面超警。

5日晚至6日上午,华容县委书记刘铁健,县委副书记、县长陶伟军再次召集38名防汛责任县领导和部分有丰富防汛经验的老同志、老专家集中会商,并分线对该县长江、藕池河水系防汛重点乡镇基础巩固、人员发动、物资到位情况进行了现场工作督导。

5日开始,长江上游普降暴雨,局地(四川绵阳)大暴雨,预计10日左右,华容县境内又将迎来新一轮强降雨。三峡下泄流量从6日起将逐渐增加至30000立方米每秒,10日将突破35000立方米每秒。12日前,华容长江、藕池河水位将全面超警。目前,该县长江、藕池河沿线各防汛责任乡镇,正在全面按照县防指“四个到位”工作要求,积极开展清基扫障、防汛通道疏通、巡逻路整修、搭棚架灯等基础工作巩固攻坚,确保高水位下防汛抗灾有序推进。

6日上午,记者在藕池河梅田湖堤段看见,完成清基扫障的大堤整洁如新,防汛营部、 防守棚搭建、照明线路拉通等基础工作也已经提前全部完成。巡逻查险及守剅守闸等常备人员已经开始严格按照排班要求,实行24小时倒班,值班情况均有详细记录。40名机动抢险队员已在上午8时前集结完毕,集中食宿,随时待命。同一天,在该县电力、民政、交通、公安交警、农业、水产、电信、移动等相关责任部门单位组织的防汛工作队也已经相继下到长江、藕池片区一线展开工作,全力以赴做好迎战高洪水位战斗准备。

 
 

 

  华容:“十个标准”为穿堤涵闸“体检” 2017年07月06日 

  本报讯(刘立武 吴巍伟)7月5日,华容河万庾段王五闸外水域,2名专业“蛙人”正在展开摸排查险潜水作业。连日来,华容县各级防汛工作责任单位,按照该县《穿堤涵闸防守十个标准》要求,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全县224座一线大堤穿堤涵闸进行隐患排查,对存在止水不实的病险涵闸,报请县防指指派专业潜水员进行再次封筑,确保大堤安全度汛和垸内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围绕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忠雄7月2日全市防汛工作会议“十个问题”要求,华容县进一步明确当前防汛工作重点,加强机埠、电排、涵闸等穿堤建筑物防守力度,专门制订出台包括汛前检查、汛前处险、闸门封筑、闸门启闭、涵闸运行、涵闸值守、基础准备、观测记录、漏水观测、漏水处理等主要内容的《穿堤涵闸防守十个标准》,重点针对重点区域、重点部位所有穿堤涵闸封筑情况开展回头看,并签字画押、存档备查。同时,县防指成立的4个督查组,不分昼夜,采取交叉督、轮番督的方式,对全县穿堤涵闸防守情况进行现场督查验收,确保指令落实。(转自岳阳日报一版报道)

 

  挺起精神脊梁 华容县党员干部战斗在抗洪一线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典波 通讯员 刘立武 吴巍伟

洪水突然来袭时,党员挺起精神脊梁。面对短时间强降雨造成的严峻汛情,华容县党员干部“钉”在一线,上演了一幕幕党员冲锋在前的动人场面。

 
 
 

  7月5日,华容县治河渡镇新华垸防汛大堤穿堤涵闸,身负46公斤潜水装备的“蛙人”徐庆九和刘雪峰正在水中摸排除险。7月1日以来,这支由4人组成的华容县防指 “蛙人”潜水抢险突击队连续奔波在一线抢险,往返该县注滋口、团洲、治河渡等6个防汛重点乡镇河堤,截止5日下午3时,共摸排病险剅闸、穿堤建筑物50余座,排除大小险情70余处,为高水位中的大堤安全度汛提供安全保障。

“霸蛮村官”陈学兵

7月4日一早,记者在华容注滋口镇防汛一线,遇到了群众众口铄金的“霸蛮村官”陈学兵。他眼角伤痕虽未愈,却仍在防汛大堤上忙碌。

6月30日,一场倾盆暴雨,围垦村降水超过200毫米,全村4000余亩耕地被大水浸泡,56岁的围垦村副村支书陈学兵带着村民通宵开展堵口、排渍。

次日7时,万家湖闸闸门出现漏水,情况非常紧急,陈学兵带着一名村干部石杰,立即开始更换闸门,由于精力疲惫,在两人抬起200余斤的闸门时,不慎摔倒,左眼角摔出了一道5公分口子,当时鲜血直流。他忍痛将闸门通过保险槽更换完毕后,才去医院缝了10多针。

“我还要去防汛咧,那么大的水!”在医院里,医生要求陈学兵住院接受治疗,但他丢下一句话后就跑了,回到村里组织劳力上堤、巡堤、守闸等防汛工作。

“闸门卫士”余国安

洞庭湖边的注滋口镇溜口村是华容的“南极”,垸内地势低洼,垸外迎流当冲,常年与水患相伴,防汛责任重、压力大。防汛尽管有诸多不利,但这里的群众,特别是基层党员干部,却个个有着湖区儿女特有的勇气和血性,不畏惧任何挑战。

7月2日19时30分许,62岁的老党员、原隆庆莲场治安主任余国安,带领着40余名劳力,在支援溜口村溜挖间堤清基除杂扫尾阶段,突然发现几十米开外,抢排底水后刚刚停机的新胜闸机埠内闸门附近的排灌渠中有轻微冒水现象。

凭着丰富防汛经验,余国安立即觉察到这是个危险信号,估计是在高水位下浸泡时间太长,间堤有轻微变形,导致内闸门闭合不彻底,如不迅速对闸门进行手动制动闭合,后果不堪设想。看着20米开外,浸没在水中的闸门控制台,余国安毫不犹豫脱掉上衣,跳入了浑浊的水中。

1米,2米,5米……年过花甲的余国安奋力游到控制台,几次撑手尝试后,爬了上去。然而上了控制台的余国安,浑身上下多处被水里的树棍碎石刮伤,已经没力气拧动控制阀。一时间,几名党员陆续跳入水中朝控制台游去,齐心协力关闭了闸门,一场危机化解在萌芽状态。“现场懂水利设备的不多,没有余主任发现并带头跳下去关闸,情况会很麻烦。”第二个下水的党员肖南阶说。

“蛙人队长”徐庆九

7月4日11时许,华容县藕池河北景港段建丰剅,经过3个多小时的水下摸排除险,一个渗水沙漏被防汛抢险潜水突击队的“蛙人”们成功堵住。队长徐庆九来不及和早已熟识的记者多说几句话,又带上装备,开着他的皮卡车,和队员们匆匆赶往百里之外的沉塌湖友谊电排摸排险情。

48岁的徐庆九,看起来像38岁,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长期水下作业不晒太阳的结果。从1997年干上“蛙人”这一行,距今已有整整20年,徐庆九参加病险剅闸摸排抢险多达千次,排险成功率在90%以上。

干“蛙人”的苦,常人无法想象。1998年7月,华容遭遇百年不遇大洪水,洞庭湖团福闸出现重大险情。徐庆九在现场数百名抢险军民的目送中,身穿40多公斤的潜水设备,潜入7米多深的闸底,再钻进3米直径的穿堤涵管30多米。找到漏水点后,冒着巨大的水压,他又一次背着40公斤的砂卵石袋往返填压堵眼。13个小时,填完整整3方砂卵石,成功排除险情。当年,立下大功的徐庆九在抗洪大堤上火线入党。

今年进入高洪水位后,徐庆九和他的“蛙人”队员连续奔波在一线抢险。截至4日傍晚,他已经和队员们往返团洲、注滋口等6个乡镇,成功排除20余个穿堤涵闸大小险情40余处。

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余国安、徐庆九、陈学兵只是数千名华容县抗洪一线党员干部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