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热点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 正文内容

聚焦我县干群合力抗洪感人瞬间

来源:今日华容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7日 点击数: 【字体: 内容纠错打印

洪水突然来袭时,党员挺起精神脊梁。面对短时间强降雨造成的严峻汛情,华容县党员干部“钉”在一线,上演了一幕幕党员冲锋在前的动人场面。

 
 
 

  7月5日,华容县治河渡镇新华垸防汛大堤穿堤涵闸,身负46公斤潜水装备的“蛙人”徐庆九和刘雪峰正在水中摸排除险。7月1日以来,这支由4人组成的华容县防指 “蛙人”潜水抢险突击队连续奔波在一线抢险,往返该县注滋口、团洲、治河渡等6个防汛重点乡镇河堤,截止5日下午3时,共摸排病险剅闸、穿堤建筑物50余座,排除大小险情70余处,为高水位中的大堤安全度汛提供安全保障。

“霸蛮村官”陈学兵

7月4日一早,记者在华容注滋口镇防汛一线,遇到了群众众口铄金的“霸蛮村官”陈学兵。他眼角伤痕虽未愈,却仍在防汛大堤上忙碌。

6月30日,一场倾盆暴雨,围垦村降水超过200毫米,全村4000余亩耕地被大水浸泡,56岁的围垦村副村支书陈学兵带着村民通宵开展堵口、排渍。

次日7时,万家湖闸闸门出现漏水,情况非常紧急,陈学兵带着一名村干部石杰,立即开始更换闸门,由于精力疲惫,在两人抬起200余斤的闸门时,不慎摔倒,左眼角摔出了一道5公分口子,当时鲜血直流。他忍痛将闸门通过保险槽更换完毕后,才去医院缝了10多针。

“我还要去防汛咧,那么大的水!”在医院里,医生要求陈学兵住院接受治疗,但他丢下一句话后就跑了,回到村里组织劳力上堤、巡堤、守闸等防汛工作。

“闸门卫士”余国安

洞庭湖边的注滋口镇溜口村是华容的“南极”,垸内地势低洼,垸外迎流当冲,常年与水患相伴,防汛责任重、压力大。防汛尽管有诸多不利,但这里的群众,特别是基层党员干部,却个个有着湖区儿女特有的勇气和血性,不畏惧任何挑战。

7月2日19时30分许,62岁的老党员、原隆庆莲场治安主任余国安,带领着40余名劳力,在支援溜口村溜挖间堤清基除杂扫尾阶段,突然发现几十米开外,抢排底水后刚刚停机的新胜闸机埠内闸门附近的排灌渠中有轻微冒水现象。

凭着丰富防汛经验,余国安立即觉察到这是个危险信号,估计是在高水位下浸泡时间太长,间堤有轻微变形,导致内闸门闭合不彻底,如不迅速对闸门进行手动制动闭合,后果不堪设想。看着20米开外,浸没在水中的闸门控制台,余国安毫不犹豫脱掉上衣,跳入了浑浊的水中。

1米,2米,5米……年过花甲的余国安奋力游到控制台,几次撑手尝试后,爬了上去。然而上了控制台的余国安,浑身上下多处被水里的树棍碎石刮伤,已经没力气拧动控制阀。一时间,几名党员陆续跳入水中朝控制台游去,齐心协力关闭了闸门,一场危机化解在萌芽状态。“现场懂水利设备的不多,没有余主任发现并带头跳下去关闸,情况会很麻烦。”第二个下水的党员肖南阶说。

“蛙人队长”徐庆九

7月4日11时许,华容县藕池河北景港段建丰剅,经过3个多小时的水下摸排除险,一个渗水沙漏被防汛抢险潜水突击队的“蛙人”们成功堵住。队长徐庆九来不及和早已熟识的记者多说几句话,又带上装备,开着他的皮卡车,和队员们匆匆赶往百里之外的沉塌湖友谊电排摸排险情。

48岁的徐庆九,看起来像38岁,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长期水下作业不晒太阳的结果。从1997年干上“蛙人”这一行,距今已有整整20年,徐庆九参加病险剅闸摸排抢险多达千次,排险成功率在90%以上。

干“蛙人”的苦,常人无法想象。1998年7月,华容遭遇百年不遇大洪水,洞庭湖团福闸出现重大险情。徐庆九在现场数百名抢险军民的目送中,身穿40多公斤的潜水设备,潜入7米多深的闸底,再钻进3米直径的穿堤涵管30多米。找到漏水点后,冒着巨大的水压,他又一次背着40公斤的砂卵石袋往返填压堵眼。13个小时,填完整整3方砂卵石,成功排除险情。当年,立下大功的徐庆九在抗洪大堤上火线入党。

今年进入高洪水位后,徐庆九和他的“蛙人”队员连续奔波在一线抢险。截至4日傍晚,他已经和队员们往返团洲、注滋口等6个乡镇,成功排除20余个穿堤涵闸大小险情40余处。

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余国安、徐庆九、陈学兵只是数千名华容县抗洪一线党员干部的缩影。 (徐典波 通讯员 刘立武 吴巍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