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热点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 正文内容

长江一股英雄气——岳阳江防前线见闻录

来源:岳阳日报 作者:徐亚平 范永萃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9日 点击数: 【字体: 内容纠错打印

浩浩长江,奔腾不息!

748时,城陵矶水位32.92米,超警戒水位0.42米;5日,33.59米;6日,34.15米;8日,34.44,超警戒水位1.94米,直逼34.5米保证水位……长江大堤告急!数千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告急!

兵来将挡!阅军楼上,大将鲁肃凝神远眺,五马口、荆江门、七弓岭的萧萧战马如在眼前;擂鼓台、铁山咀、黄盖湖上的阵阵鼙鼓铿锵入耳。

水来,自有“岳家军”!市委书记盛荣华下令:“要紧紧围绕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确保重要堤防和设施安全,做好防汛抗灾工作,坚决打赢防汛抗灾攻坚战!”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和生强调,在防汛抗灾期间,各单位必须服从市委市政府的统一指挥和市防指的统一调度,市防指的指令就是“军令”。

人民是天。军令如山!

一时间,163公里长江湖南段一线防洪干堤上,同饮一江水的临湘市、华容县、君山区、岳阳楼区、云溪区和岳阳监狱等单位的巡逻队、抢险队个个唯恐落后,人人冲锋陷阵,25天夜以继日战斗在保卫长江大堤、保卫家园的主战场,确保了长江安澜。

!忠心贯日

风猎猎,旗飘飘。哪里有党旗,哪里就是阵地。

“我是党员,我先上!”2114时许,华容县塔市驿堤段,芝湖河闸发生漏水,巡逻队员范鑫添腰绑救生绳,跳入水中,连战3个多小时,将卡在闸板下的树枝彻底清理掉,排除了险情。

洪山头码头,长江航道上悠久的码头之一。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中,该段大堤因垒了长江沿线最高的子堤以拦挡洪水,被称为“中华第一子堤”。25日下午,虽然水位较半个多月以前下降了许多,江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但防守的村民依旧在认真查险不松劲。

翻上荆江门,只见一面党旗下,耸立着一块“军令状”:“责任单位:岳阳监狱防汛第三指挥所。责任人:张运良。”7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到此视察,告诫当地负责人:你们在保卫自己的家园,也是在守护祖国大家园,

要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顶在头上。“今年我狱防汛全部由警察职工负责。我们将临时支部建在堤上,党员将‘两学一做’践行在抗洪前线,17个临时支部牢牢钉在了22.3公里大堤上,确保了安全。”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兼岳阳监狱监狱长颜忠毅向记者介绍道,“老党员贺平,今年58岁了,查险处险霸得蛮,一次堤脚发现浸水,他和队员齐上阵,饿着肚子,连开了6条导浸沟。”贺平叹:“荆江门、荆江门,不守好这个门,对不起总理的嘱托!”贺平及其队友枕戈待旦。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临湘市儒溪工业园区堤段是江南镇石岭村的责任区,儒溪、石岭相隔20公里。每天5时许,石岭村村干部就带着本村巡堤队员,骑摩托车赶在6时以前接班,从未间断过一天。风里来、雨里去,战高温、斗酷暑,个个晒得像“关公”。记者问这么远为什么还要来,村妇女主任、党员陈金娥不假思索地说:“这是防指的安排,也是党员的责任。”

临湘市地税局责任堤段,58岁的“湖南省先进工作者”袁平华双眼布满血丝,晒得黝黑的脸庞衬得两鬓的白发更为醒目,他和年轻同事一道守堤,每天要来回走10多公里。“他就是榜样!”局长袁光辉这样评价。该局每天每个时段都由一名局领导带队巡查,每班都是提前赶到,最后一个离开。

!智珠在握

陆城,吴国都督陆逊屯兵之城。公元221年,铜鼓山头,江风朔朔,波浪滔滔,一袭白衣的陆逊远望林中蜀军,定下了“火烧连营”的奇策。

有好计策,还得真执行,才能稳操胜券。723日,市委书记盛荣华再次不打招呼,直插长江干堤督查,慰问勉励值守人员,并仔细查看巡查记录本,“记录本内容具体,时间精确到了分,说明大家工作认真负责。”他反复嘱咐和要求,防汛抗灾的核心是巡堤查险,关键在责任落实,要坚持查险处险这个中心,把各项责任和措施落实到位,实现“两个确保”目标。

28名市级领导分片包干,各管一片,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带着一级干。李志坚、唐白玉、罗陆平督华容;唐道明、李可波守岳阳楼区;王瑰曙、李永丰征云溪区、城陵矶新港区;李挚、陈光荣、刘晓英战临湘;向伟雄、唐文发镇君山、岳阳监狱……他们既是指挥员,也是“监军”。

242,长江大堤黄盖湖段灯火明亮。岳阳市纪委3名督查人员,正仔细地对沿线的巡堤值守岗位进行巡查。每到一处都停下来为值守人员送上凉茶、酸奶、糕点,并核查当班值守情况,随机拨打电话,看看值班人是否保持通讯畅通。

合兴村值守点上的3名老党员接过慰问品后,精神振奋:“保护家园责无旁贷,温情慰问让我们干得更有劲。”

防汛督查,半是温情半是严。自74日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以来,岳阳市已对99名党员干部作了严肃处理。严格的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使得各级干部有了严明的纪律约束。记者在大堤上随访时,看到许多干部以堤为家,殚精竭虑,与群众一起查险处险。

249时至10时,记者在枫桥湖村堤段发现,云溪区陆城镇党委书记刘云飞、副书记张文欢、区水利局长李雨露接踵而至督查。督查怎么这样密?刘云飞说:“我们必须不折不扣执行上级决定。”“这是长江干堤值班人员,这是队员在巡逻……”2419时,在岳阳监狱防指办公室,政委裘冰可打开防汛救灾移动管理平台系统,只见屏幕上显现几十个光点,有的还在移动。他向记者介绍道:“这些光点都代表大堤上的值守人员,有没有到岗,是不是在巡逻,都看得一清二楚,还可通过北斗手持机跟每一名佩戴手环的队员直接通话。”

副市长、市防指副指挥长熊炜介绍,为加强对防汛值守人员的监督,提升防汛信息化水平,市防指今年引入并全面启用北斗防汛救灾移动管理系统,共采购了北斗定位手环3402个、手持机296个,分发给全市各防汛责任单位。

!勇冠三军

狭路相逢勇者胜。“哪里有险上哪里。”87时,临湘市地税局责任堤段相邻的113+200米堤段处突发散浸险情,该局突击队长刘雄飞率6名队员主动前往支援,鏖战2个多小时排除险情。

9日上午,君山区广兴洲镇农科渠堤段,一群人正在“围井压浸”处理管涌。其中一个“光头”已在水下作业近7个小时,他就是去年“东方之星”翻沉事件中3昼夜搜救幸存者的冯凯敏。今年75日,他不顾自己身上正贴着风湿止痛膏,主动请缨上堤,担任晚班巡堤工作。查险中他认真细心,开导浸沟时从不惜力。华容新华蓄洪垸溃口后,他和60名战友们火速增援。妻子来电叮嘱他小心,他说:“防汛责任大于天,总要有人冲在前。我水性好,莫担心。”

1213时,巴陵石化公司巡堤队员张俊、许昕在堤脚发现一处散浸,即率队员紧急开挖导浸沟。因土质太硬,队员们手掌都磨起了泡,但谁也没叫一声苦。奋战7个多小时,终于挖出一条宽约70厘米、深约40厘米、长近30米的导浸沟,排除了险情。249时,记者在此处采访时,巧遇岳阳监狱电视台记者杨艳群。“你不是在河西吗?怎么来这里了?”她答道:“我爱人20多天没下堤了,我今天倒班,挤时间来看看。”许昕介绍说:“她老公就是张俊,不巧下堤巡查去了。”

陈盖南是临湘市聂市镇黄盖村村委委员,每次巡堤查险,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165时许,他在巡堤时发现一处管涌,立即跳入水中堵管涌,其他队员连忙下水帮忙,战斗了1个多小时,用沙包和棉絮压住了管涌。“抗洪抢险就是自己分内事,应该主动参与,不需要指派。”在长沙打工、月收入5000余元的马建利,特意赶回来防汛。同德村从外地打工赶回来防汛的村民达20多人,全村每家都有人义务参与防汛。马家组村民元伟强在广东打工,实在请不动假,他每天出200元资助防汛。“1800年前,黄盖英勇善战、敢于牺牲保家卫国。如今,在我们身边的防汛战场上,这种事迹到处都是,黄盖人的身上个个都流淌着黄盖的血液。”24日下午,临湘市黄盖镇镇长郑娟骄傲地向记者说。

!义薄云天

英雄莫问年龄。82岁的方金隆是君山区柳林洲街道三家店村村民。74日,他从村广播里听到长江防汛,马上找到村支书,要求加入一线巡堤查险队。支书陈黑生劝道:“方爹,您年纪大了,有这份心就够了。”方金隆急了:“黄忠70岁能开弓,凭啥我不能上堤?我防汛查浸几十年了,这次哪能掉队!”就这样,长江干堤荆江门堤段,每天都能看到方金隆来回巡查的身影。

24735分,日月同辉,隔江相映。记者来到云溪区松杨港区便民服务中心杨树港段。两个帐篷搭起的防汛临时指挥所里,人员进进出出。“在忙什么?”记者问。“现在正是早上交接班时间。”一旁的云溪区武装部干部唐卫军回答道。“时间安排表上不是8点吗?”“他们当晚班的更辛苦,大家义务提前来的。”刚办完交接班手续的永济垸村民廖三九头也不抬地说。

刘旗是云溪区云溪镇茅岭头村青年,在岳阳市某网络信息公司上班。入汛以来,他每周末都要带妻儿回村,义务参加巡堤。他说:“防汛查险,保卫家园,这是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咦!这不是‘大衣哥’朱之文吗?”24日中午,当记者在长岭炼化堤段看到一位巡堤的男子时,忍不住叫出来。“我不是‘大衣哥’,我叫张明化。”男子答道。一旁的男子也拍手叫绝:“太像了!”“您在这里做什么?”记者问他。张明化抢着道:“他是陆城镇干部方建军,守这860米堤段本是我们的责任,他来当义工指导帮助。”

208时,临湘市江南镇冶湖大堤发生紧急险情,武警岳阳市支队官兵与当地干群迎风斗浪,英勇奋战18小时至翌晨2时许,终于将险情控制。

江南镇晓洲村村民沈进征为了给战士增营养,让他们吃上放心猪肉,他回家与妻子合计,把自家养了一年多的两头大肥猪宰了,骑着三轮车把猪肉送到了黄盖中学的部队驻地。

防汛不忘环保。记者在长江102+900堤段看到,8个装满垃圾的蛇皮袋被码得整整齐齐。陆城镇守堤干群在做好值守巡查的同时,在堤上设置了垃圾袋,收集矿泉水瓶、饭盒,定时统一处理。参与巡堤的陆城中学老师谢文凯说:“保护长江环境,也是清洁我们的家园!”

记者笑问他暑假为何不去旅游呢,谢文凯掷地有声答道:“旅什么游?防汛就是战争!”

是啊,防汛就是战争!288时,城陵矶水位32.64米,超警戒水位0.14 米。胜利,已近在咫尺!

滚滚长江,淘不尽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