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热点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 正文内容

好样的,华容人

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作者:龚菁琦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内容纠错打印

7月14日,治河村村干部在防洪大堤上插上党旗,表示党员与大堤共存亡。

  好样的,华容人!——新华垸溃口后

  7月14日,治河村村干部在防洪大堤上插上党旗,表示党员与大堤共存亡。

  7月21日,被称为“卡车敢死队”的16名华容司机共获得政府260余万元补偿,每人另外还获得1万元奖励。

  11天前,在新华垸溃口处,这群普通司机在危难之时抛却个人利益,果敢无畏,勇往直前,成为了一群真正的平民英雄。他们的举动,彰显了巨大的正能量。

  自7月以来,长江持续着高水位,长江边、洞庭畔的华容县一直面临着不小的抗洪压力。新华垸溃口,华容迅速成为关注的焦点。在2016年夏天的这场抗洪抢险中,许许多多的华容人用自己的行动,写下了精彩答卷。湘声报记者走近一个个普通的华容人,记录下他们在这个盛夏里的故事,更记录下他们平凡中的不平凡。 

 

 

 

  7月15日县民政局救援队队员易武看望被安置在鲶鱼须养老院的老人,溃口时救援队员背老人撤离。

  救援者与乡亲们

  溃垸大撤离

  7月10日8时,华容县新华蓄洪垸出现险情,内河水位达35.15米,超标准水位0.15米,新修的红旗闸新老土结合部位发生渗漏。9时30分,武警8732部队接到县防汛办指挥部的支援请求,迅速派出400名官兵支援事发现场。

  10时,堤身裂开,洪水喷射达3层楼高。

  10时20分,在湖南省、岳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调度下,启动群众大撤离。于此同时,武警岳阳支队、华容县人武部等官兵也迅速赶赴现场。华容县直部门抽调448人,加上乡、村两级200多名干部,迅速投入到转移群众的工作中。

  12小时内转移灾民2万余人,45小时后大坝溃口合龙,全程无一伤亡。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撤离,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上午10点◢

  溃口处的老两口

  华容县实验小学灾民安置点,农妇王素云与邻居们坐在长长的走廊上,摇蒲扇,话家常。 王素云家的房子,与洪浪滔天的溃口只隔20米,与她一同坐在走廊上的,都是溃口附近的受灾村民,有人的房子因堵住溃口而被推平,有的房子已被洪水淹没。

  王素云穿着一件新的墨绿色短袖,脸上带着疲惫,眼神中偶尔闪过一丝慌乱。她扳着手指头数着被淹掉的作物,“西瓜、玉米、南瓜,都好大一个了。田里水稻也抽了穗,一下全都淹掉,这一年都白干了。”王素云苦笑着说,想到庄稼和房子,她每夜都难以入睡。

  “腿发软了两天,到今天才好点。”堤坝溃口那天的惊险让王素云至今心有余悸,言谈间她反复提及一群武警官兵,若不是他们制止丈夫捡一双拖鞋,很可能丈夫就没命了。

  7月10日早上7时,王素云和丈夫严钦爱像往常一样在垸中劳作。9时30分,听闻屋前新修的红旗闸出现了洪水险情。夫妻两人赶忙跑回家,取来棉被、砂石、大夹衣去堵漏口。这时,漏口周围已经围满了村民,大家投下的东西一样样被冲走。不一会,溃口裂开1米宽,现场气氛相当凝重。

  “大家都只想堵住溃口,没有人想到离开,直到溃口拉开到15米,才意识到堵不住了,洪水哗哗冲到3层楼那么高。”严钦爱说到这,音量提高了,挥舞着双手比划。这时,他才想起往不远处的家里跑,仅2分钟,洪水漫过了他的小腿。途中,他大脑一片空白,低头见自己光着脚,他想逃命也不能没鞋,下决心要找双鞋穿上。

  到家时洪水已到大腿,他艰难淌水前行,想寻找一双拖鞋穿上。突然门外一阵水浪声,武警们冲了进来,其中两人将严钦爱架起,一人用粗绳绑他的腰,猛力往外拉。这时,严钦爱发现他的拖鞋正在一米开外飘着,他正想弯腰捡鞋,被武警紧紧拉拽,并严厉制止住:“不要命了!快走!”

  5分钟后,严钦爱光着脚,成为第二个被送上堤坝的村民,而他家房子的一楼已全部吞没在洪水中。“想想都后怕,若去捡了那双鞋,若没有武警拉我,恐怕就淹死在里面了。”严钦爱说。

  在灾民安置点,王素云夫妇俩都穿上了新衣,严钦爱脚上的新皮鞋格外锃亮。他85岁的老母亲也被武警们及时送到了堤上。夫妇俩嘴里虽可惜着家中一分未取的财产,但终究因全家平安,情绪平静。

  中午12点◢

  2公里外的敬老院

  溃堤的消息,在中午12点半左右传到了2公里外的治河渡敬老院。此时,52名孤寡老人像往常一样,在食堂吃中餐。

  敬老院副院长孙甫良敲敲铁饭盆,告知老人们垮垸了。现场却出奇地冷静,有老人甚至丢下一句“鬼扯”。这些老人在新华垸待了半个多世纪,他们掐指一算,上一次新华垸倒垸还是60年前。“大堤牢固得很,开啥玩笑!”没人理睬孙甫良。

  孙甫良把桌子狠狠一拍,“真的倒垸了!”静默1秒钟后,老人们才纷纷扔下碗筷,去房间里整理东西。很快,县民政局一支6人救援队赶到敬老院,组织老人转移。

  救援队员易武见老人卷起铺盖,装上冬天的棉袄,大大小小装了三四捆,立即劝阻:“其他都不要带啦,只要带贴身换洗衣物,到安置点都给你们买新的,好不好?”时间紧急,民政队员们扶的扶、搀的搀,抬的抬,只带了点现金和换洗衣物,老人们就都被转移到不远处的堤坝上。

  堤坝上,一位丧失视力的85岁老人张三汝情况不对劲,他站起来又坐下去,反反复复,很焦躁。问他是不是有心事,老人才吞吞吐吐说,自己有5000元现金锁在柜子里,因匆忙加上看不见,没来得及取出。柜子位置和钥匙,都只有自己知道。这是老人攒了11年的钱。民政救援队员与孙甫良匆匆商议后,得知洪水流速较缓,遂背起老人,飞快跑向敬老院,在最短时间里把钱取了出来。

  在鲇鱼须敬老院,老人们被暂时安置于此。热水壶、脸盆、洗衣粉、床单被子,一切都是崭新的。“很感动,政府兑现了承诺,在这里我们过得很好,现在我都不想走了。”卢树林的话,让周围的老人们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下午3点◢

  10公里外的治河村

  治河村离溃口有10多公里,消息传来时已是下午3点。此时,撤离的任务已迫在眉睫。村主任陶金玉比其他人更加焦急,溃口当天上午他出了车祸,手脚多处擦伤,血流不止,腰部大片乌青,疼得钻心,医生叮嘱他住院,不得下床。

  撤退工作紧张而有序地一步步展开。先由县安全转移小组一家一户通知、做工作;再由村干部带头做劝离思想工作;最后由武警做地毯式搜查,确保每一户都撤离。

  但对一位老人,干部们的办法都失灵了。让他跟儿女通电话,让同意撤离的相好的邻居上门苦劝,村干部软磨硬泡,老人完全不听,他舍不得用大半辈子积蓄建起的家。

  平日陶金玉与这位老人十分要好,听说此事后,心急如焚。病床上的他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老人,“大家都撤离了,就留你孤苦伶仃一个人,叫儿女怎么放心?叫村里怎么放心?如果你硬是不肯撤,我10分钟后就拔掉针头,赶到你那,院我也不住了,今晚来陪你。”10分钟后,陶金玉再拨电话过去时,那边终于松口了,“我撤还不行吗?你别来了!”

  7月11日,一大早,陶金玉霸蛮出了院,在大堤上与村干部一同守堤。他手臂的伤暴露在空气里,很快就化脓了,他满不在乎:“只要村民安全撤离了,在这里,我才算心安了。”

  政协人在一线

  “这时候我们要作为”

  新华垸发生溃口后,华容县迅速成立了救灾指挥部,各级干部均全力投入到这场抗洪抢险战役中。

  在抗洪大堤,在后方的村庄,在深夜的办公室,都有华容县政协人忙碌的身影。

  政协干部◢

  冲在第一线

  7月13日,华容县民政局会议室里气氛紧张,县民政局、教育局、卫生局等部门负责人汇报灾区情况,主持会议的县政协主席呙飞担任人员安置和救灾工作小组副组长,会议从晚上8点一直开到了11点。

  呙飞与其余5名县政协副主席,均对口一个乡镇,协助党委、政府调度救灾工作。

  “溃口这几天,每天都有小组内部会议,对安置和救灾方面的工作反复探讨,然后才作出安排。”呙飞说。走出会议室,呙飞遇到溃口所在地的乡镇干部,还不忘拍拍肩膀鼓励安慰几句:“我担任乡镇党委书记时,也倒过垸,还不是过来了,别背思想包袱。”

  第二天清早,呙飞随同县领导乘船到溃口处检查。“房屋淹了两三米,差不多是一层楼高。”说起溃口,他一点也不陌生:“华容河上有长江,下有洞庭湖,一有险情,立马把上下水闸一关,这中间就是平静的缓流,对于救灾比较有利。”

  这次救灾中,像呙飞一样许多政协干部都冲到了第一线。他们中很多人都在上世纪90年代救过灾,非常有经验。县政协群团委联谊委干部陈其勇便是其中一个。他向湘声报记者回忆,他从接到通知到指挥部报到,不到10分钟时间。“这是湖区干部特有的敏锐。”

  “就在赶往大堤的10分钟路程里,我还做了一件事,组织一支民工队。”当时,指挥部给陈其勇的任务是,带一支民工队来堤坝上搬砂石。他随即在附近的楼盘,喊停了建筑工人的工作,带领他们到溃口处抢险。

  一到溃口,陈其勇马上投入工作。他组织民工们搭起一个个大脚手架,再投入水中。“这样水可以从缝隙穿过,不至于受强力被冲走,再往上面堆麻石。”这一办法果然奏效,他所在堤的西面,向前合拢3米多。此后两天,陈其勇在堤坝上守夜,配合大坝合拢作业。48小时里,只躺了四五个小时。

  7月14日,治河村守坝点。几把长凳,一张一米宽的床,10多位身强体壮的男子汉,挤在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雨棚里,闷热难耐。曾任治河渡镇党委书记的县政协经科教卫委主任周玉波被分配至此,他的任务是转移灾民和守堤。

  晚上,周玉波与10多个人轮流躺那张一米宽的床。“没电,没水,专职喂蚊子。”他调侃道,“守堤还算轻松的,溃口那晚转移老百姓,一夜都没合眼,还需要反复做动员工作。”

  60多岁的寡妇丁丛秀是需要反复做工作的一位。撤离那天,她说什么都不愿走。周玉波赶到时,她正扒在邻居家二楼的楼梯上,而她家是一间平房。一张木桌、没上漆的衣柜、几床棉被,已被她搬到了院前坪里。屋内还有一个30多岁的儿子是精神病患者,在房间里慢悠悠转圈,嘴里嘟嘟囔囔,丝毫没有危险意识。

  周玉波与村干部何国昌一起,百般劝解丁丛秀。在人手极其紧张的情况下,为丁丛秀匀来了两位帮手,“把家具都搬到了二楼相对安全的位置。她情绪才平复,终于肯撤走了。”周玉波说。

  政协委员◢

  追着武警送盒饭

  7月10日晚,大部分灾民被转移到17所安置学校。县城一家装修豪华的长城宾馆虽不在安置点之列,却也被灾民挤得人山人海。

  “一二楼有两个茶室和餐厅,可容纳上千人,那晚全部对外开放,空调不间断,茶水也分文不取,当时人都挤满了。”县政协常委、长城宾馆董事长姜尚华回忆说。还有不少灾民来住房,他立即决定,凭身份证登记是灾区群众的,一概免费。那天一间房住七八个人,宾馆全部住满。

  “这时候政协委员要作为。你能忍心看别人坐大坝地上,你舒舒服服坐沙发吗?”姜尚华说。

  7月10日,姜尚华启动捐款模式。“我们企业有个专门负责捐款的部门,一遇到大灾大难,都会组织捐款,非常迅速。”在那场捐款会上,共募得7万多元。此后,姜尚华经常安排人去安置点送物资,“今天还送了一车牛奶给武警部队,送一车大米到安置点 。”姜尚华摆摆手,还有很多没计数的物资。

  抗洪期间,轮岗的武警们在酒店住宿。有时候,午饭才端上桌,他们就纷纷起身,说有命令要走。姜尚华十分心疼。武警们前脚出门,他就派人装了几百个盒饭,后脚跟上,一直送到驻扎的大堤。粗略算算,送了2000多个盒饭了。

  “这么做,不会影响你们宾馆的生意吗?”这几天也有人笑问他,姜尚华说,“我是土生土长的华容人,对这片水土感情很深,乡里乡亲间更多一份责任。这个时候,钱并不重要,乡情最重要,团结最重要。”他坦言,自己只是众多政协委员支援灾区的一个缩影,有很多比他更积极的委员。“我的事不值得一提。”

  舅舅与外甥

  “我家刘康是敢死队员” 

  溃口第二天,华容县政协干部蔡远慧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一支卡车敢死队冲向溃口,用车堵洪水。一辆红色的旧卡车,满载麻石,赫然横卧在溃口。他震惊了一会,再仔细盯着那辆车,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红色车,会不会是外甥刘康的?”他随即否定,哪会这么巧合。

  7月13日,溃口后第三天,蔡远慧在微信朋友圈看到疯传的卡车敢死队的新闻,其中有人采访了刘康。“我家刘康是敢死队队员!”蔡远慧惊呼,至今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7月15日,蔡远慧下乡抗洪,车抛锚。他给一年通不了几次电话的刘康拨了过去。“号码还是近期问他母亲要的。”不一会儿,刘康骑着一辆白色电动车赶过来了。

  虽然卡车只驾驶了10个月,但刘康有6年驾龄。他麻利地掏出千斤顶,把螺丝拔下,一个人顶着轮胎安上去。全程不过10分钟。

  刘康向湘声报记者回忆,那天在微信朋友圈得知,需要运砂石去堵溃口。到达时,前面有3辆车把砂石倒完,掉头走了。到了他这一辆,总指挥员拦下说,必须连车一同倒下去,问他能否做到。他说技术上能做到,在接近溃口时2米左右,可提前跳车。

  作为第一辆冲溃口的卡车,刘康说不紧张是假的,因为没有经验,连安全绳都没系。蔡远慧谈及一个细节,刘康说的一句话令他动容,“他说当时那个情况,只要表情稍微有点犹豫,都会影响后面人的士气,不敢迟疑。”卡车掉下去之后,他就回家了。

  “完全没想过什么赔偿,现场重点也不在这。几天后,才有干部打电话给我。”刘康说。之后,他被冠以“平民英雄”,上百个采访电话纷至沓来,他都拒绝了。“他就是这样,内向,不爱说话。”蔡远慧说。

  在家族里,刘康算是个不起眼的、容易被人遗忘的人。“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就打工,做过厨师搞过夜宵店,后来卖冰饮,都亏了。卡车运输也是近一年才搞的,也是为了维持生计。”蔡远慧回忆起刘康成长的点点滴滴。

  与之对比的是蔡远慧的儿子。在两表兄弟小的时候,到奶奶家玩,晚上他儿子与奶奶睡在有枕头的一头,刘康小小年纪心甘情愿睡脚那一头。“自甘平凡也好,心胸广阔也好,总之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这小孩,太老实了。”蔡远慧说,他儿子考上长沙市一中,后来上了重点大学,现在在美国读博士。两个孩子,两种人生,在亲戚们眼中,蔡远慧的儿子是家族的骄傲。

  但用车堵洪水事件发生后,刘康在家族的地位急速上升。大家开始说他是家族骄傲。“往日对外甥关心太少,工作生活都很少帮忙,十分惭愧。经过他的壮举,如今让我不敢小瞧任何一个看似平凡的人。”蔡远慧说。

  近日亲戚有婚宴,刘康带着儿子前往,大家格外热情,轮流抱孩子。“你爸爸是英雄咧!平民英雄!”亲戚们纷纷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