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热点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 正文内容

记住这些华容小伙 危难时刻他们开车堵溃口

来源:岳阳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3日 点击数: 【字体: 内容纠错打印

    7月10日上午,湖南省华容县新华垸发生重大管涌险情,红旗闸附近出现溃口。危难之际,十几辆满载麻石的卡车在大堤两边一字排开,以连车带石的方式驶入溃口堵住滚滚洪流。这群驾驶员被人们称为“卡车敢死队”。

   “上了大堤,谁都有这份责任”

   “抗洪!抗洪!需要大量卡车运输麻石前往新华垸。”27岁的刘胜当天上午从华容县当地的司机微信群里接到消息后并未多想,便开着自己的翻斗车自发到采石场拉了一车麻石前往新华垸。

    “说实在的,听到要拿自己的车去堵溃口的一瞬间,我还是有点懵。”刘胜事后回忆,自己刚拉完一趟麻石,就得知现场指挥部“以车堵口”的决定。但看着如脱缰野兽般咆哮的洪流和现场紧张的抢险场景,刘胜决定,这事儿干了!

    当天下午五点,在溃口东边,已经有五名“敢死队”成员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此时的刘胜把安全绳栓在腰间,收好驾驶证和行驶证,打开驾驶位的车门,右脚将油门踩到了底,随着一声“走!”,迅速挂档、抬离合。几十吨重的卡车一个猛起步便冲了出去。在离溃口只有两米远的地方,刘胜一跃而出,摔在了大堤的草坪上。

    “别人敢下,我就敢下!”在刘胜对面、溃口西岸的程继贤也以同样坚定的决心踩下了油门。由于溃口有随时扩大的可能,他甚至连安全绳都没有系。为了能让入水的位置更加精准,程继贤硬是紧握着方向盘行驶了十多米才松手跳车。

    “我们事先都以为就是拉拉石头,根本就没想到会采用这种方式。但上了大堤,换谁都会有这份责任感。”刘胜说,几名将卡车驶入洪流的司机直到夜里十二点才离开。他们待在大堤上一直关注着险情,发自真心的希望大伙儿能尽快打赢这场抗洪战役。

    英雄身份:所谓“敢死队”其实是一群普通司机

    司机刘康:在卡车坠水前跳车

    7月10日10时57分,岳阳华容新华垸发生溃口后,为了抢险,一些司机开着他们赖以谋生的卡车冲向溃口,并在卡车坠入前跳下车。由此,他们被称为“敢死队”。这群司机在湖区长大,大多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的卡车,是养家糊口的工具,“就像家里的水牛一样,是命根子”。但在抢险关头,他们毫不犹豫地听从指挥,用卡车去填堵溃口。

    拿到驾照近6年,刘康开卡车的时间却不足10个月。他住在溃口南侧约8公里的村内。2015年下半年,他筹了8万多元,买了一辆二手卡车。“虽然挣的钱不多,但也还自由。”已经结婚的刘康“就靠这车养家糊口”。

    7月11日上午,受微信群友的号召,刘康开卡车来新华垸溃口附近运输抢险用的石料。他从溃口西侧开着卡车排队到溃口处,前面的车卸完石料后,掉头离开,他准备去卸货时,被现场指挥的人拦住了。“他们要我的车下去,说只能这样了。”刘康说,“有些紧张,好像也没其他选择”。 “似乎车下去是唯一的途径”。

    没有过多思考,他将卡车开往溃口,在距离坠落点约两米的地方跳下车。听到“哗”的响声,刘康探出头,发现车悬在堤坝上。紧接着,一辆小车开推了一下车尾,他的卡车坠下去,被洪流淹没。

    司机程继贤:溃口后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紧接着下水的是程继贤,对于“敢死队”的称法,他有些不适应。他说,他们不是英雄,所做的事源自村民守护家园的责任感。

    程继贤住在湖区,在他所住的村子,到了汛期,村民们会轮番巡逻,遇到险情,只要是男人都会上。如今,大多数青壮年外出打工,但到了防汛的时候,每户都至少有一名男丁会返乡。

    听说新华垸出现溃口后,程继贤第一时间开卡车赶赴抢险现场。看到刘康的车冲进溃口,程继贤没有避让,用相同的方式,将卡车从溃口西侧冲进了洪水中。程继贤说,他的车买了不到两年,卡车冲入溃口后,暂时还没人出面跟他们谈具体的补偿事宜。“都会好的,这需要一个过程,挺过了就好了。”

    司机刘胜:铁丝固定油门时让他心疼

    刘康和程继贤的车冲入溃口后,又有10多辆车满载着石料冲入溃口。为了保障司机的安全,之后,司机们会先系上安全绳。刘胜的卡车是溃口东侧最后一辆冲入水中的。和刘康、程继贤的经历一样,他们外出进厂打工,之后回乡买了卡车,靠运输谋生。

    7月11日,父亲的生日,刘胜本打算待在家里。微信群里不停地有人发布溃口的消息,希望他们能到新华垸参与抢险。父亲听到抢险的事情,要求他赶到现场。刘胜开车来到溃口附近排队,轮到他时,他没有推辞。现场工作人员给了他铁丝,要他自己把油门固定,然后系上绳子,在卡车坠落前跳下。

    “跳的过程很轻松。”刘胜说,用铁丝固定油门的过程却让他心疼,“就像送走亲人一样”。他说,自己的车刚买不到10个月,花了28万,其中还有一部分是贷款,全家人都很爱惜这辆卡车,“就跟小时候对待家里的水牛一样,是命根子”。卡车落水后,他并没有告诉父亲。父亲在电视里知道了消息,回家后,父亲只说“人没事就好”。

    司机白宏林:穿救生衣系安全绳跳车

   “当时,给老婆打了个电话,但没敢跟爸妈联系。”谈起加入“敢死队”一事,今年44岁的白宏林回忆说,当时他驾驶装载十多吨石料的货车往溃堤口方向驶去,在距离只有五六米的时候,迅速跳车,一两秒内,货车以及车上的石料,全部沉入溃口处。

    跳车前,白宏林穿了救生衣,并且在腰部系了安全绳。上车前,白宏林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白宏林说,虽然自己开了二十多年的车,但还是有点紧张。事后得知他的做法,家人都表示了理解和赞同。

   “还没谈补偿的事,开不了口,现在都在抢险救援。”白宏林说,他的车是7年前购买的,专门从事货物运输,每天可以给带来数百甚至上千元的收入,养活了两个读书的孩子和一家人。

    11日上午,因为心里牵挂险情,几名司机再一次来到新华垸的大堤上。一天前驶入洪水的十几台卡车起到了明显作用,此刻的溃口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一切顺利的话,24小时之内会完全合拢。程继贤说自己的心愿是能够捡回水里的车标留个纪念,然后一切从头开始,再好好生生过日子。

    本文综合自新华社、中国新闻网、晨报摄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