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荣誉展示

华容县人民医院 第一例头皮离体12小时再植术成功

来源: 作者:谢国华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7日 点击数: 【字体: 内容纠错打印

 

1970年1月28日深夜,一群人急急忙忙抬着一名昏迷不醒的病人来华容县人民医院急诊室求救。这位病人叫严满秀,是终南公社禹山大队的女社员,她在收晚工后到加工厂打米,不慎被急速运转的机轮心绞住了头发,扯掉了头皮,从眉毛上方到后颈的头际,连同右耳朵都被扯掉了,周围长达57公分,前后、左右的长度各达35公分,凝结的血块沾满了伤口,鲜血染红大半个身子。病人送到医院时,已经四肢冰冷、奄奄一息,而且头皮离体已经达六个小时,超过了国际医学权威认定的头皮离体六小时以上不能再成活的界限,同时,病人离体的头皮又没有带来。怎么办?病情就是命令。医院迅速组织全院大会诊,对病情进行详细分析后认为:病人病情严重,如果转诊去长沙,路途远、时间长不但头皮植活更难,而且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把病人留下来抢救,虽然头皮离体超过了国际医学权威的6小时界限,而且医院小、条件差、技术落后,风险较大,但留下来抢救只要认真过细,全力以赴,措施得当,成功也不是没有可能。经过医院各科专家紧张而反复的讨论,最后决定集中医院力量,把病人留下来进行抢救。
抢救严满秀的战斗打响后,医院又遇到再植与移植的难题。再植吧,病人的头皮撒脱后,连同灰屑、糠渣一道扫到竹山里去了,沾满了脏物,变成了乌黑色,而且头发离体的时间在手术时已达到了12小时,是权威“极限”时间的一倍。要把这块头发再植到颅骨上去,就像把一根枯树栽在石板上,难以成活。重新取皮移植吧,病人腹部上的皮肤基本上要取尽,这对病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同时,医院也没有搞大面积植皮的植皮机,在大面积的伤口上用刀片进行点点片片植皮,缝合十分困难,容易感染细菌,病人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是再植,还是移植,医院组织专家通过科学论证,认为虽然头皮离体时间长,感染了细菌,植上去难以成活,但患者头皮完整,头部血管丰富,耐受力强,而且病人是三十多岁的劳动妇女,体质好,没有其他病症,加之当时气温低,细菌繁殖条件差等,这些都是再植的有利条件。虽然医学上有“6小时”的时间界限,但所谓“界限”并不是绝对的真理。医院医疗专家组最后决定,对病人进行头皮再植。
为确保头皮再植术成功,医院抽调了手术经验最丰富的外科医生余守箴和孟津两人主刀,配备了医院最优秀的护理团队和最先进的仪器设备。头皮再植术中,头皮处理是关系到全局的第一个关键。因为头皮上如果留下一丝隐患,就会给病人增加感染的可能性,带来生命危险。处理得越严,防止感染的把握就越大;处理得越薄,头皮复活的功能就越强;处理得越快,愈合力就越高。手术之初,余守箴和孟津两人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头皮处理上,他们用生理盐水,把头皮反复冲洗,严密消毒;头皮上有残发会增加感染,他们就用镊子一根一根轻轻夹出。经过一小时的精心处置,一块一公分厚的头皮处理得像一张清洁的白纸,为再植复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头皮缝合,是头皮再植的又一个关键。缝合手术时,由于病人处于休克状态,在头上缝皮,如果用全麻,病人就会有生命危险;但如果用局麻,麻药用得少,头部神经丰富,感觉灵敏,病人难以忍受剧痛,协助做好手术。
抢救严满秀的头皮再植术进行了一整夜,医疗组的全体医护人员坚守岗位,全神贯注,认真细致,连续战斗了一整夜。共产党员、外科医生孟津,身患肺结核、早期肝硬化、脾功能亢进等疾病,而且头一天刚完成两个大手术,但他不顾疾病和劳累,全力投入到紧张的植皮战斗中,一直到成功完成头皮缝合才下手术台。
头皮植上去后,主要问题是促进头皮复活。为促进患者头皮复活,医疗专家组制定了一套严密的治疗、护理康复方案,并针对出现的紫外线烧伤、头皮经阳光暴晒就骚痛骚痒等问题,及时调整治疗,一方面仔细做好加压包扎、中西医结合治疗等工作;另一方面从病人心理、营养上给予精心护理,在护理上做到一丝不苟,精益求精。通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头皮缝合手术六天后,病人头皮与颅骨粘合上了,头皮颜色慢慢变得红润,许多地方长出了细细的茸毛,头皮离体12小时后终于再植成活了!
县人民医院为严满秀头皮离体12小时再植成功,突破了当时医学界的6小时时间界限,轰动了国内外医学界。《人民日报》对此给予了报道。1970年,这一成果参加了广州全国秋季出口商品交易会,受到了五大洲数十个国家专业人士的热烈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