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隐形腐败须将权力关进笼子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8日 点击数: 打印

“在现实生活中之所以会出现类似这样的腐败,根本原因就在于,一些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不了解我国刑法的基本规定,认为只要不收受他人的贿赂,就不构成犯罪。事实上,我国刑法修正案对此类行为已经作出了非常具体的规定,在现实生活中不应该出现类似这样的错误认识。”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看来,这种腐败形式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欢迎”,症结在于目前还存在行政权力不受约束的现象。因此,要想从根本上遏制腐败,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

“以出国旅游作为行贿手段,属于比较典型的商业贿赂。”北京律师朱勇辉说,“目前,不断有人呼吁制定反商业贿赂法。立法是必要的,但不是根本问题。我们有各种法律规定,有行政法规的规定,有地方性法规的规定,还有党内很多规定。问题是我们现在做不到,所以关键还在于严格执法。”朱勇辉对记者说。

“这种方式其实也可以说是一种‘隐形腐败’,目前商业贿赂往往是以隐形腐败的形式存在的。”朱勇辉说,所谓“隐形贿赂”,它是介于商业贿赂和正常的人情礼尚往来之外的,一种专门针对官员以及公职人员的贿赂。其种类繁多,有为官员或者公职人员出国旅游提供“赞助”,报销各种费用的贿赂;还有借领导生病住院或老人病故之机“慰问”、赠送高雅贿赂如文化艺术品、珍稀古玩;还有给领导的题词、发言刊登或文章出书提供稿酬、润笔费;或让领导挂名参与经营管理、入干股或虚假集资,按“股”分红等等。

“这种‘隐形贿赂’最大的问题就是趋于合法化,打擦边球,成为逃避惩处的‘挡箭牌’。隐形收入的特性,决定了其更隐秘,易于逃避惩处,因而也具有更大的危害性。”朱勇辉说。

“腐败可以有多种表现形式,但是其腐败的本质没有发生改变,如果能够严格执行我国的政府采购法,严格按照我国刑法修正案办事,那么,诸如‘隐形贿赂’等行为就都会受到法律的追究。”乔新生认为,应完善相关的制度,规范公职人员的行为,实行权力阳光化,公开权力清单,让公职人员公开接受人民监督。

“确实如此,我曾经经手的此类案件大都折射出国有企事业单位管理相对松散和内部权力过于集中的弊病。此外,监督制约机制乏力、单位内部财务、审计部门的监督和上级领导对下级的监督检查力度不够,也为‘隐形贿赂’甚至是商业贿赂提供了滋生的温床。”朱勇辉说。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反腐败斗争的过程,就是腐败形式不断多样化和反腐败手段不断完善这样一个拉锯式的对抗过程。”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教授认为,从治本的角度来说,解决“权力过于集中”的“总病根”是铲除腐败滋生土壤的根本之策。腐败难以发生,任何类型的贿赂就都没有了土壤,“隐形腐败”也一样会销声匿迹。

来源:法制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