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县人民政府办公室327/490
  • 2人社局208/212
  • 3公安局191/218
  • 4民政局152/156
  • 5交通局128/128
  • 6东山镇125/127
  • 7教体局116/117
  • 8住建局108/109
  • 9章华镇103/116
  • 10卫生和计划生育局102/102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政民互动 >> 信件内容页

县长信箱

来信情况
信件标题: 关于农村责任田的再次申诉
来信人: 刘绪云 来信日期: 2015-09-07 信件编号: 201509071128386879
信件内容

尊敬领导:

      这是我第四次因为同一件事情给县长信箱写信(前三次信件编号:201507290945004426、201508101005119799、201508250927514045),只是因为贵镇的不作为,贵镇和孟尝村“推皮球”的办事方式,可以说是将现实中“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展现的淋漓尽致,我现在只能怀疑,贵镇根本没把群众的事情当回事,对群众敷衍了事,或者存在利益交换,官官相护。

    在第一次信件(编号:201507290945004426)中,我就将自己的诉求和事情原委讲的清清楚楚,但贵镇的回复却严重失真失实,令我哭笑不得。于是我又向贵镇写第二封信(信件编号:201508101005119799),以再次澄清事实,希望贵镇客观处理,但贵镇却迟迟不予回复,于是我向贵镇第三次写信(信件编号:201508250927514045),希望贵镇给予满意回复,这次回复虽然比第一次要尊重事实,但个人认为还是不客观不满意,第一,回复中提到:“根据对原组长刘克华、农户程学明、刘绍玉、陈绍方、徐继常的调查,刘绪荣刚出去时其田地由其岳父和叔父耕种。”这个是事实。第二,回复中提到:“由于承包款负担重、冬修挑土负担重,把田种两年后交给了组里,组长分给了各户”这个却有失真,贵镇可以向原组长刘克华求证,当初我叔父将我的田地交出给组里,是因为我叔父身患重病(于次年因病去世),实在种不下,我又不想看着田地荒芜(在前两次信件中我早已写清,并且我每年都是按时交纳各种税款,没欠镇上和村里一分钱),才将田地交给组里,而且当年过年回家,我亲自登门原组长刘克华家,告诉组长:田地我只是暂时交由组里代为耕种,回来时要将田地还给我。并不是回复中提到为了逃避种田负担。第三,回复中提到:“现组长刘绍辉调查农户后,认为刘绪荣要分田,要等其回家后组内开会讨论”前几天,我主动给组长刘绍辉打电话,告诉他,我十月一号会回家来处理此事,希望组里能召集村民共同商量,组长却告诉我:他只负责帮我召集村民,其他事情我自己讲和处理。请问这就是贵镇几次协调处理的结果吗?

     第一次信件中,我就提到,这件事情我已向村里和组里反应三年,但村里和组里却一直推脱,不予解决,才通过县长信箱向镇政府反应,以求解决,而且,前三次信件中,我都是对事不对人,合理表达自己的诉求,从来没有针对任何个人进行投诉和攻击,但贵镇和孟尝村的处理确实让我寒心、失望,我不知道为什么村里不给我解决,村长和组长都住在我组,难道是我的诉求侵犯到了他们的利益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镇政府几次却调查不清事实,不能客观帮助协调处理此事,任由村组处理,我真的只能怀疑是官官相护或者有利益交换。

在此,我个人再次向镇政府诉求,既然你们回复说经过组长调查农户,要我回来处理此事,我决定十月一日回来,请镇政府也督促村组,十月一日召集村民,为我妥善处理此事。要不然,我也只能不顾人情,进行越级上访,向省、市、县纪检监察局、巡查组、通过新闻媒体、网络反映此事,相信镇政府也不希望万庾镇再多一个访民,我个人也不愿意因为这个小事而走上上访之路,破坏和村长、组长的感情。

    最后,相信镇政府前几次是因为受到蒙蔽,此次定能帮我妥善处理此事,如有言语不当和冒犯,还请见谅,不要和我一个小农民一般见识,谢谢。

办理情况
办理进度

处理单位:万庾镇
处理时间:2015-09-08
处理状态: 已转交 万庾镇 处理, 限于 2015-09-15 之前处理并回复。
办理情况
办理进度

该来信已收悉。经过多方协商处理,目前,孟尝村已与刘绪云协商好,刘在国庆节期间回村,组里再开协调会,妥善处理此事。刘绪云本人表示赞同。

处理单位:万庾镇
处理时间:2015-09-08
处理状态: 处理完